靖曦

黑龙说好了要带茅桔去吃特色小吃,可局长怎么都不给假,板着张脸说:“这小子这个月的公休已经休没了!”明明是在报上次投诉信的私仇嘛!

这黑龙上班可没地儿的,三天两头全国跑,好不容易去个小吃多的城市,要是不去蹭一顿,明天可就没了!一听不能去,茅桔这泪就要出来了,眼比门口专业偷听兼职工作的兔子精还红。也不知道这秒变脸的绝技是不是四川学来的。

这边局长还没松口,黑龙先撑不住了。

“别哭,别哭,要不然,我中午来带你去,下午上班之前送你回来。那个,几点下班来着?”

“十一点半!”前一秒还哭唧唧的孩子抹了一把脸哪里还看得出刚刚的模样,明明是一脸的精明。

到了第二天中午果不其然,下雨了,淅淅沥沥的下了半个小时。
局长通知局里早早改了天气预报,标明中午下雨的可能性100%,就是这么笃定!
中午下了班,局长打着伞走出大门,听见路边一哥们说了一句:“嘿,今天这天气预报真准嘿,真下了!”局长转头看了他一眼。哦,一个忘了带伞的凡人。

天气预报不准不怪我!

“那谁,你过来,来,你给我说说这天气预报怎么回事!” 局长手掐着鼻梁脸阴的跟外边的天似的,语气咬牙切齿,好像那小孩过来就得被生吞活剥了。

“那个……那个不怪我啊!今天就是没雨的,是那条龙乱跑!非从隔壁市跑过来。” 小孩儿努力挺了挺刚刚开始抽条的身体,很好,不卑不亢!

“那你就不能跟着把天气预报改了!你看看现在,暴雨!手机上显示什么!阴天!” 局长拍桌子了!聚在门口偷听的众小鬼们火速把消息传到八卦群里。

“你看看投诉信都快把我埋了!你就不能变通变通!”

“不,今天就不应该下雨的,是龙的错!”

“嘿,你小子!好,有本事,你找龙来认错!”

“小子,今天要龙哥带你去玩吗?”

说曹操曹操到,局长窗户外边倒挂这一个龙头,正拿龙爪子敲窗呢!

“不要!哥哥要认真工作!快回去!”仰着小脸绷着,好像生气了一样,可是看那身子,不知道啥时候蹭到了窗口。

“那,带你一起去?不是说想见小地精了吗?”龙好像笑了,不过那张脸也看不出来。

“好啊!”小孩眼睛都亮了!

“局长,我下午请假行吗?” 小孩转脸看看还阴着脸的局长,有些怯。

“滚滚滚!带着那条赖皮蛇赶紧走!”

“谢谢局长!”说着小孩翻窗户出去骑到龙背上了。

“谢了兄弟,欠你个情儿。”龙又敲了敲窗户走了。

苗米和她家的小妖精们

前文

苗米新买了一个空调,买前听说可以用手机控制,不需要遥控器。这可乐坏了手机君,当即拉着苗米要买。苗米算了算,可以!
不过提早说好,新家电可以买,不准再让家电成精了。手机君一口应下来。
自从安上了新空调,苗米再也没管过,反正手机君会殷勤的跑去开。站在空调下边,叉着腰,仰着头,大喊一声“开!”“25度!”“自然风!”
却有一天出了岔子。手机君和平时一样,刚刚开了门就从口袋跳下来,赤着脚丫跑到客厅开空调。苗米换了衣服拿着电脑君坐到沙发上。
“不对啊,怎么这么冷啊?”苗米看了一眼正对着的空调,“25度啊,怎么还冷,手机君,升两度。”过了五分钟,“怎么还是冷?”苗米眯着眼看了看空调上的显示屏,实在看不清是什么模式。本想叫手机君问问,抬眼却看不见他了,也不知道窝到哪个角落干什么去了。只好自己从抽屉里拿出来了从没用过的遥控器,安上电池。正安电池呢,手机君忽然蹦出来,“怎么这么冷啊!”
“正找你呢,你开的什么模式这么冷!”苗米拿着开了后盖的遥控器指着手机君。
“我看看……制……制冷……”手机君一缩脖子又跑了。
“你!”苗米利索地安上电池,调回制暖,抄着鸡毛掸子找手机君去了。

成精了

1

苗米总觉得自家的电脑奇奇怪怪的。前几天,好好的准备和朋友开个qq视频聊聊天,结果在点到接通的一瞬间蓝屏了……还一脸正直的显示正在收集错误信息。把苗米惊出了一身汗,妈呀,这可是新电脑,我才买了几个月啊!

过了几天电脑一直好好的,该干嘛干嘛,让打开什么网页就开什么,让下什么就下什么。苗米可算是安心了,结果!就在她以为电脑没问题的时候,在一下午连着黑屏三次!三次!最后苗米绝望的扣上电脑,“大哥,你开心就好……”。

 

“喂,你今天下午怎么回事啊,怎么崩溃这么多次,小心被苗米发现啊!”手机君小声的问充着电的电脑君。

“哎呀,我也不想啊,可是她放的歌好难听啊,我都听吐了,能不崩溃吗……”

“那上次呢,上次又为什么啊,害的我被她攥在手里打了两个多小时电话,饿死我了,还浑身发烫。”

“额,那次,就是……就是……不想接嘛,我和她朋友家的电脑闹矛盾还没和解呢……”

“哎呀,电脑君,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,对消化不好。手机君你快睡,明天还要早起叫苗米呢。”

“知道了,台灯君。”

“切,就你啰嗦,我睡了,晚安。”

“等等,咱们的小插排也要成精了。对它好点,不准欺负它,特别是你,手机君。”

“嗯嗯,知道!”

“好呀,又有新伙伴喽!”

2

“我的音乐歌单怎么了!”苗米崩溃的盯着手机屏幕,明明今天下午还好好的歌单到了晚上顺序变得乱七八糟,好不容易按歌曲风格排列好的啊。苗米又一个一个的慢慢调回去,一刷新又乱了……“啊!”一头清汤挂面被挠成了鸡窝。

 

“嘿,手机君,你又和APP君一起欺负苗米了。”

“切,谁让她一天就盯着我和APP君,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“哎呀,恢复回去吧,万一苗米生气了把APP君卸了可咋办。”电脑君小声的提醒手机君。

“不会吧,今天她都把我重启了。”

“重启你也没正常了啊!”

“哎呀,还真是。APP君,咱俩赶紧把歌单弄回去啊。”

“啊,我都困了,她好不容易有一天十一点前就关上我。”

“哎呀,你不弄回去,搞不好就长眠了,赶紧的!”

“哦哦!”APP君忙不迭的爬起来,抱着一首首的歌跑到一个一个位置放好。一首歌比自己长好多,横着抱着歌的APP君就像抱着一个大扁担的小屁孩,呼哧呼哧的跑来跑去。哎,怎样也是没能在十二点之前睡。

“插排君,在吗?”

“啊,在啊,在。”

“插排君怎么不说话啊,还以为你睡了。”

“插排君刚刚成精,还胆小啦。”

“没事没事,我们很好相处的。”

“没错,插排小弟,咱是一家人,以后哥罩着你!”

“手机君……少看点小说吧……”

3

“啊,我的手机怎么没充上电!”

“啊,惨,给,我充电宝是满的。”

“多谢……”

 

“哈哈,插排君今天怎么回事啊。我昨晚睡的时候明明在充电的啊?”

“唔……我举着胳膊太累了,举不动了,就放下来歇了歇,结果再伸就插不上了……”插排君的插头线自己缠了好几圈围在插排边上。

“嘿嘿,别吓插排君,它都不好意的了。”

“没事啦,插排君。正好我和充电宝君好久没见了,叙叙旧的好机会还是你给的呢。”

4

苗米都要崩溃了,自家家电成精了?从电脑到插排,就还有台灯好好的没有幺蛾子。今天的苗米在开电脑之前依旧祈祷了一句,“电脑大仙,你好好的啊。”

晚上苗米迷迷糊糊的睡在了电脑旁……

“哎呀,她发烧了!”

“手机君,赶紧给她朋友发短信!台灯君你再亮一点,我找找她药呢!插排君,额,你就好好待在那吧……”。台灯君甩开电线插到插排君身上,手机君‘哒哒’的打字,插排君老老实实的举着胳膊。

“唔……我睡糊涂了?怎么看见自称电脑的小屁孩在翻我抽屉,还听见我的手机什么的说话?”

“你是烧糊涂了!”电脑君气急败坏的把药和水塞到苗米手里,“自己量量体温都多少了!”

“咚咚咚……咚咚咚……”

“不好,苗米朋友来啦,快变回去!”手机君大喊。

“啊啊!马上!”小屁孩一边说着一边抱着桌腿往桌子上爬,可是它化形出的白团子太小了。“哎呀,人类,快帮忙啊!”

苗米迷迷糊糊的把白团子电脑抱上桌子,看着他化成电脑。又飘乎乎的跑去开了门。“发烧了?我看见你给我发短信了。”

“我……没发啊……”,我明明刚醒啊。

“真烧糊涂了,你看,这不是你手机发的?”

“啊……可能,真是我【手机】发的……”苗米苦笑。

“不说了,赶紧去医院,哎吆,真烫。”

5

“所以,你们真的成精了!”苗米拿扎着针眼贴着胶布的手指着桌子上的电脑手机台灯插排。

一片静默……

“别装死!手机就是你发的短信,电脑是你给我找的药,台灯还帮忙了!”

“好啦,是我们。”

“你……别害怕。”

“我害怕什么,你们帮了我啊,而且我们一起住了多久了,干嘛要害怕。”

“噢耶,我们不用换地方了!”插排君高兴地跳了两下,在桌子上发出砰砰的声音。

“哎呦,淡定,震得我头疼。”台灯君幻出胳膊摸摸插排君。

“我要做饭了,你们有谁想尝试一下的吗,我多做一点。”

“我要!”电脑君第一个化形出来,还是那个四五岁的白团子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手机君也化了形,可惜是一个满地爬的口水娃,化了人形连话都说不清楚了。

台灯君不屑于人形,化了一个猫,慵懒的叫了一声,蜷起身子睡了。

“我,我!”插排君急的直蹦跶。

“我说,小插排,你就别凑热闹了,你还不会化形呢。”电脑君背对它摆摆手。

6

自从苗米知道她家这几个小祖宗的身份之后,他们更是肆无忌惮了,天天在家就化了形跑来跑去。苗米是敢怒不敢言啊。那天她发了一个【自家猫爱抓沙发和卫生纸怎么办】的帖子,就听见电脑大喊,台灯君,苗米嫌你撕她卫生纸。接着一提的卫生纸就废了,满客厅六月飞雪啊,啧啧,撕个纸还要美感。要是发电脑的啊,二话不说给你死机。

后来家里已经待不住了,人家要走出家门走向社会。好危险,苗米想。最后,苗米以在家三个月不准撕卫生纸抓花家具,偷吃零食,无故死机为条件同意带他们出门一次。为了庆祝,台灯君抓花了一套全新的床上四件套,电脑君自己打开扫雷疯玩几百把,手机君放了一晚上‘咱个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’简直洗脑。插排君因为去不了赌气罢工了。

刚刚出门的小家伙们看什么都新奇,这看看那摸摸,买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玩意。正好遇见一个在台上表演节目的小丑。那几个小家伙看着小丑手里的气球玩偶眼都直了。“哇偶,他怎么做到的啊。”

“好像啊,那个小狗。”“还有那个兔子!”电脑君跳起来,拽着他的苗米被带的一个趔趄。“小心点!”

“苗米我也要!”电脑君指着兔子耳朵冲着苗米嚷嚷。

“好好好,我给你买好不好啊。”苗米去买了气球,跑到舞台后边拜托小丑先生教给她怎么做兔子耳朵。

最后,电脑君带着气球翅膀蹦蹦哒哒的拿着糖葫芦,哼着“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”,手机君戴了一个兔子耳朵的气球帽子,台灯君被栓了一个笑脸气球在尾巴上。

Ps

“苗米,你买个键盘灯很贵吗!”被夹在电脑中间打开手电的手机君抓狂。

“哎呀,你这么方便干嘛要买键盘灯嘛,再成精一个我真的管不了了。”苗米一边打着Word一边回复手机君,“台灯君病了,你替他两天,等他上工就好了。”

“哎哎,别灭,就剩一段了!”

调了下色,感觉之前那个好暗啊。

这是当时做的时候做的第一副耳环

碎石可萌了,做了一副耳环,感觉还不错哒(ฅ>ω<*ฅ)
虽然手工很差,球针被我弯的一点都不好QAQ